跳到主要內容

孩子愛拔毛髮是一種逃避痛苦的習慣




孩子愛拔毛髮是一種逃避痛苦的習慣
江垂南
(本文投稿基督教論壇報)

今年十二歲的小毛由母親主動向輔導老師求救,原因是小毛會習慣拔自己的頭髮、眉毛,頭頂很明顯的露出硬幣大小的禿頭。不論母親好言相勸,或嚴厲制止,小毛堅持不向家人說出愛拔頭髮的原因,因此家人無法對症下藥改善小毛「拔毛」的習慣。小毛自己也想改善,可是卻無法停止這唯一可以讓自己定下心來唸書的方法。

認識拔毛癖
「拔毛癖」是一項發生於兒童與青春期少年的衝動控制不良的行為,它的盛行率約為 0.6-3.4%,平均發病年齡為 12歲,女性為男性的三倍。最常見的拔毛區為頭髮,也可能波及睫毛、眉毛、恥毛或其他體毛。典型的治療方法,會建議個案使用抗憂鬱症劑治療之外,行為治療、認知治療或催眠治療也是重要的有效治療法。當然針對病患、家屬及親友的教育,對病情的改善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有 50-60%的個案,對治療的反應不錯。

「拔毛」是為了阻止內心痛苦的侵擾
一般來說,孩子會選擇以「拔毛」來抒發壓力,這樣的作為是難以獲得家長認同的,再加上孩子有說不出的難言之隱,往往造成親子關係的緊張或陷入對立與無助。因此作者在此說明形成拔毛習慣的心理原理,期許家長對這類行為有更深的認識,發揮出同理心與耐心陪伴孩子改善拔毛的習慣。
拔毛行為乃是一種調節情緒的心理機轉,個案通常會描述拔毛後會使自己舒服,可是外人聽後卻一頭霧水,甚至訓斥為無稽。然而站在個案的心理觀點而論,它的確是一種減輕痛苦的方式,理由是藉由對毛髮的拉扯將注意力轉移到身體的痛覺上,來暫時分散內心痛苦記憶,而當下回情境誘導下內心的痛苦又浮現時,個案會再次拉扯毛髮來轉移開對痛苦的注意力。因此,拔毛不是為了宣洩痛苦,只是為了阻止內心痛苦記憶的侵擾,是一種逃避痛苦的習慣。父母見到孩子選擇以自我傷害的方式來逃避痛苦,會覺得他們這樣的方法很傻,直覺的常情反射會試圖用處罰或苛責來加以制止,只是該處罰性的反應,往往也使孩子更會逃避去與父母談論自己的錯誤的行為和內心的痛苦。

學習傾聽孩子的痛苦是治療的關鍵
每個人忍受挫折痛苦的指數不同,當該痛苦指數,超越心理可以承受的程度,往往會帶給人更多焦慮不安與心情的沮喪,自我評價為失敗者,喪失自信心。拔毛癖者很害怕感受到這類痛苦,藉由拔毛的行為來逃避內心所喚起的痛苦,就如同「藉酒澆愁」的心態同出一轍,或許該方法不當,但是他們的處境是值得同情與理解的。
健康處理痛苦的方式可以是透過語言或肢體動作的敘說來釋放情緒,或藉由藝術創作來昇華情緒。然而這些孩子難以運用語言說出自己的痛苦,或為了避免再觸及痛苦的記憶而逃避去回想與表達,或表達情緒的習慣過於激烈、暴躁,曾受到家人的處罰,因此學習到用壓抑來保護自己。無論如何,趨吉避凶可謂是本能反應之一,逃避痛苦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親情的支持與理解是幫助孩子的良藥
倘若家長要幫助孩子,可要認清協助的重點才可,不該是一味的責怪孩子拔毛的行徑影響觀瞻。而是該對症下藥,去幫助他們減少感受痛苦的恐懼,培養感受痛苦與挫折的能耐,或是藉由心理治療的技術去幫助孩子減少恐懼痛苦,這類的技術有許多,例如行為改變技術的系統減敏感法、動眼減敏感法,催眠等均是有效的方法。當然對於兒童與青少年而言,親情的了解與支持絕對是不可或缺的良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清楚的「人際界線」,別成為他人情緒勒索的對象!

清楚的「人際界線」,別成為他人情緒勒索的對象!
文/江垂南
何謂「人際界線」? 人際界線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它反映出個人的自我原則和價值觀,是關於情緒上、肢體上與人之間,會感覺到舒適的距離。清楚的人際界線,是指讓別人清楚知道自己在應對某些事情的底線和彈性原則。模糊的人際界線,是指與他人的互動缺乏明確的原則,容易向他人的原則表示贊同、過度照顧他人的需求,而忽略自己的權益等,這就是人際界線太鬆散的情形。設定合宜的人際界線,代表我們想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當我們設定了界線,我們就要面對,可能會隨之而來的結果。
太鬆散的人際界線: l因為害怕被拒絕、被別人討厭或生氣,而無法達成自己的潛在目標。 l自我主張與原則不清楚,而讓別人替你決定。 l把別人的問題當作是自己的問題,習慣先照顧別人。 l初識階段,太快揭露太多關於私人的資訊,渴望與他人更親密,而忽略人際安全感。 l對於被忽略、被不合理的對待有很高的容忍度。 l將自己的需求、感覺,放在後面,先考慮別人的需求。 l覺得要對別人的健康、快樂負責,卻忽略照顧自己。 l為了避免與人衝突,對於自己的價值觀有所妥協。 l當別人測試你的底線時,放棄堅持自己的界線。
被「情緒勒索」而鬆動人際界線 人都渴望從人際關係獲得物質、社會資源和心理認可,可是因為每個人所處的立場、價值觀等因素,未必能無條件給予他人所需要的一切。如果理性溝通仍達不到滿足時,溝通模式很容易轉換成情緒化溝通表現出煩躁、控訴、情緒或肢體暴力來壓迫他人;或細數悲苦困境慫恿人變得心軟,鬆動原則。有時,這不能責怪他人使用情緒勒索的手段,反而需要衡量自己怎麼了?容易鬆動自己的底線。檢視自己的「生活腳本」,深度了解自己生命故事,會助於設立清楚而健康的人際界線。

心理諮商前的準備

心理諮商前的準備 文/蔡明娟 第一次晤談該說些甚麼? 第一次進行心理諮商前,我們會建議您把目前遭遇的困境簡單的整理一下,包括: 發生什麼事情? 持續多久了? 造成的困擾是? 期望改善的目標? 這些問題是在第一次諮商時,心理師常會詢問的問題。事前的整理,會有助於諮商的進度,加快對困境理解的深度與時間,也節省您的時間與金錢。 上述這些問題不一定您每個都知道,如果只能整理一兩個也是很好的。 如果您全部都不清楚,也沒有關係。您只需要保持一顆開放的心,隨著心理師的帶領,一步步往內在探問,漸漸的就會越來越清晰了。所以,準備多一點耐心、時間與金錢也是必要的。
第一次心理諮商需要預約多少時間? 因為第一次諮商通常需要對您的處境進行多面向與縱貫性的了解,並做一個暫時性的診斷,找出最適合您的處遇建議。所以,建議您給自己預約兩堂課的時間(90分鐘),讓我們可以一起好好把這件事情做好。
心理諮商需要進行幾次? 如果是短期急性的心理困擾(一到三個月內發生),心理師通常會建議您安排一個短期的療程(六堂),第一、二堂進行困擾的釐清、分析與建議,第三-五堂進入執行階段,第六堂為追蹤。 如果這個心理困擾已經長期存在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或是反覆出現好幾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令內在隱隱作痛,表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症狀,可能涉及更深層的過往傷楚,建議您需要給自己更多的耐心與時間,下定決心好好理解它、面對它、因應它。所以。我們會建議您先安排一個中期的療程(十二堂),第一、二堂進行困擾的釐清、分析與建議,第三-六堂深入內在過往探索早期經驗對現在困擾的影響,第七-

好心變雞婆的問題點何在?

好心變雞婆的問題點何在?
文/蔡明娟
王太太劈頭就說,我再也不要雞婆了!她一屁股坐下來,就把李太太數落了一頓,並重述剛剛與李太太通話的過程。王太太說話的樣子又生氣又委屈,我感受到她受傷了,因為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竟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我把她與李太太對話的內容寫了下來,並告訴她,問題出在哪裡?

好心變雞婆的第一個問題點出在互動模式轉變為壓迫他人語氣的戲劇關係類型,使得他人變成互動下的受害者角色。
把兩人互動的對話寫下來,就可以清楚看到李太太的第一句回應和第二句回應都是負面迴避的反應,一般建議,對話在這裡就要暫停。否則就會像第三段對話一樣,開始陷入一方教訓指責,一方找理由耍賴,最後不歡而散的下場。
如果這段對話可以倒帶重來,我會建議好心的王太太做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要確認對方確認動機。 第二件事情在確認動機後,再由互動中觀察對方的行為。真心想求教者的行為表現會表達出正向、肯定的肢體或語言訊息,非含糊或雙重訊息。

好心變雞婆的第二個問題點出在自他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而把自身的信念、價值觀套用在他人身上。
好心的王太太以前常因為害羞、不敢與人接近,以致沒有人會通知她聚會的訊息,好長一段時間是團體的邊緣人,她看到退縮的李太太如同看到以前的自己,以致一股腦兒的熱心,忽略李太太在互動中一次次傳達出來的負向拒絕訊息,這就是個人的心理盲點~忽略別人的感受、潛在想法和可能的行動。

認識這兩個問題點,牢記自己與他人的需要可以不同,注意互動的正負向回應訊息,保持在正向回應下持續互動,好心加上好互動,就能不做雞婆,做女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