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關係治療訓練中心 2019新版關係動力圖

最近的文章

好心變雞婆的問題點何在?

好心變雞婆的問題點何在?
文/蔡明娟
王太太劈頭就說,我再也不要雞婆了!她一屁股坐下來,就把李太太數落了一頓,並重述剛剛與李太太通話的過程。王太太說話的樣子又生氣又委屈,我感受到她受傷了,因為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竟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我把她與李太太對話的內容寫了下來,並告訴她,問題出在哪裡?

好心變雞婆的第一個問題點出在互動模式轉變為壓迫他人語氣的戲劇關係類型,使得他人變成互動下的受害者角色。
把兩人互動的對話寫下來,就可以清楚看到李太太的第一句回應和第二句回應都是負面迴避的反應,一般建議,對話在這裡就要暫停。否則就會像第三段對話一樣,開始陷入一方教訓指責,一方找理由耍賴,最後不歡而散的下場。
如果這段對話可以倒帶重來,我會建議好心的王太太做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要確認對方確認動機。 第二件事情在確認動機後,再由互動中觀察對方的行為。真心想求教者的行為表現會表達出正向、肯定的肢體或語言訊息,非含糊或雙重訊息。

好心變雞婆的第二個問題點出在自他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而把自身的信念、價值觀套用在他人身上。
好心的王太太以前常因為害羞、不敢與人接近,以致沒有人會通知她聚會的訊息,好長一段時間是團體的邊緣人,她看到退縮的李太太如同看到以前的自己,以致一股腦兒的熱心,忽略李太太在互動中一次次傳達出來的負向拒絕訊息,這就是個人的心理盲點~忽略別人的感受、潛在想法和可能的行動。

認識這兩個問題點,牢記自己與他人的需要可以不同,注意互動的正負向回應訊息,保持在正向回應下持續互動,好心加上好互動,就能不做雞婆,做女俠。

清楚的「人際界線」,別成為他人情緒勒索的對象!

清楚的「人際界線」,別成為他人情緒勒索的對象!
文/江垂南
何謂「人際界線」? 人際界線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它反映出個人的自我原則和價值觀,是關於情緒上、肢體上與人之間,會感覺到舒適的距離。清楚的人際界線,是指讓別人清楚知道自己在應對某些事情的底線和彈性原則。模糊的人際界線,是指與他人的互動缺乏明確的原則,容易向他人的原則表示贊同、過度照顧他人的需求,而忽略自己的權益等,這就是人際界線太鬆散的情形。設定合宜的人際界線,代表我們想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當我們設定了界線,我們就要面對,可能會隨之而來的結果。
太鬆散的人際界線: l因為害怕被拒絕、被別人討厭或生氣,而無法達成自己的潛在目標。 l自我主張與原則不清楚,而讓別人替你決定。 l把別人的問題當作是自己的問題,習慣先照顧別人。 l初識階段,太快揭露太多關於私人的資訊,渴望與他人更親密,而忽略人際安全感。 l對於被忽略、被不合理的對待有很高的容忍度。 l將自己的需求、感覺,放在後面,先考慮別人的需求。 l覺得要對別人的健康、快樂負責,卻忽略照顧自己。 l為了避免與人衝突,對於自己的價值觀有所妥協。 l當別人測試你的底線時,放棄堅持自己的界線。
被「情緒勒索」而鬆動人際界線 人都渴望從人際關係獲得物質、社會資源和心理認可,可是因為每個人所處的立場、價值觀等因素,未必能無條件給予他人所需要的一切。如果理性溝通仍達不到滿足時,溝通模式很容易轉換成情緒化溝通表現出煩躁、控訴、情緒或肢體暴力來壓迫他人;或細數悲苦困境慫恿人變得心軟,鬆動原則。有時,這不能責怪他人使用情緒勒索的手段,反而需要衡量自己怎麼了?容易鬆動自己的底線。檢視自己的「生活腳本」,深度了解自己生命故事,會助於設立清楚而健康的人際界線。

別讓父母的無心之過,成為目睹家暴兒永恆的傷痛

別讓父母的無心之過,成為目睹家暴兒永恆的傷痛 文/江垂南
記得小時後,多少次這種影像父親酒後持刀吆喝著母親在腦海重複出現,多少個夜晚我含著淚顫抖著身軀,聽著父親咆嘯母親的聲音而沉睡去。直到國一我再也按耐不住憤怒,嘲著父親嘶吼來阻止他對母親的無禮。我覺得這是很難承認的家醜,埋藏在我心中許久,曾經是我生命的禁域。目睹家暴不見得會影響我對於父母的愛,可是會影響我親近父母的距離。~~一段走過家庭傷痛的獨白 目睹家暴兒童的心理特徵 對目睹家庭暴力兒童而言,目睹家庭暴力的過程是個人生命中重要生活事件,這類的生活壓力事件持續時間的長短與父母衝突的嚴重性,影響著兒童的因應生活方式。兒童在父母婚姻衝突的戰場上,可能採取選擇的方法有:(1)兒童會被父母的一方施壓拉去對抗另一方,以作為父母一方的精神支柱,因而偏愛父親或母親。(2)兒童會想自家庭中退出,展現出退縮性的行為,以表示對父母愛的絕望。(3)兒童也會嚐試扮演父母婚姻衝突的調停者,卻引發自我忠誠性格的分裂,產生愛與被愛的矛盾。(4)兒童自父母的衝突中抽離,發展出心理或行為問題,以需要父母的關愛。
家庭暴力對孩子的影響性 模仿父母的暴力行為 社會學習理論大師班度拉,認為在暴力的環境下的兒童較易有暴力的行為傾向。因為兒童在家庭中對父母不當行為的觀察模仿,會持續到成人後的行為,使得將來為人父母時,亦以暴力解決問題,同時還會為自己找理由解釋暴力行為的道德目的。 以生病或偏差行為尋求安撫 在高婚姻壓力的夫妻關係容易使父母分散對兒童的注意,而本身的婚姻問題使父母更容易動怒,而減少對兒童的關懷與注意。兒童在感到父母的忽略時,為得到父母的注意,而會出現生病或不當行為的表現,其不當的行為,若得到父母注意的正增強,則會持續地表現如此不當的行為。 養成退縮、沮喪、憂鬱的內向性格 兒童在父母暴力的陰影下,會產生創傷性壓力、害怕病感到無助。以精神分析學派理論來看,子女對父母有安全依附的需求,父母的衝突不但不利於兒童的安全感,也將威脅兒童的心理發展。兒童在父母婚姻衝突的戰場上,兒童會想自家庭中退出,而展現出退縮性的行為,容易形成憂鬱沮喪的性格。 產生低自尊、低社交技巧、低學習意願 有婚姻暴力的父母,因受暴力的挫折壓力或是施暴者的習慣性,轉而容易產生對兒童施暴,使得兒童有嚴重的自尊流失問題。在婚姻暴力的個案協談中,有兒童因擔心母親的離去,而不肯上學,甚至有焦慮不安、注意力不集中的行為問…

媽媽 我是天生好動不是不聽話孩子

媽媽我是天生好動不是不聽話孩子 文/江垂南 (投稿基督教論壇報)
老師再也無法容忍小強每天不專心聽老師教導,上課到處走動、捉弄同學,功課寫得潦草,經常與母親溝通要求帶小強到早期療育中心作鑑定,尋求適當的治療,避免因過動而造成學習障礙。而小強自幼稚園中班起也常因相似的原因,經常被老師罰站,或在家受到父親責罰,雖然小強也怕痛、怕打,但仍總是好玩好動,不克制自己,期待長大後會自動聽話。小強今年國一了,上課時屢次鼓動同學嘻鬧反抗老師的約束,或碰觸女同學身體。小強童年時的活潑好動,進入青春期時成為父母與家長眼中不聽話孩子。
踏著過動兒的腳步看世界,他除了難以預測自己行為的方向外,也難以想像自己會在不斷受到指責犯錯裡生活。因此家有過動兒,辛苦的不只孩子本身,還有其他家人。所謂過動症(ADHD)是一種自我控制方面的發展性疾患。健康兒童的自我控制力是隨身體發展而趨於穩定,然而患有過動症的兒童其自我控制力是發展緩慢的或是明顯不足,而造成注意力、衝動控制和活動量的問題。根據流行病學的調查過動症的盛行率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男性罹患此症的機會比女性高出四至九倍。
常見的過動症診斷指標 下列問題常用以篩選孩子是否有注意力或過動症問題,如果單方面有超過六項則需要家長多留心,孩子是否因注意力不足或過動造成課業學習方面問題。 注意力不足方面 u經常無法密切注意細節或在學校作業或其他活動上經常粗心犯錯 u在上課或遊戲活動時經常有困難維持注意力 u經常不能依照指示完成事情,並且不能完成學校作業、家事零工 u經常看起來不專心聽人說話 u經常有困難規劃工作及活動 u經常逃避不喜歡或排斥參與須全神貫注的事務 u經常遺失工作或活

當家人與拒絕上學的孩子互動卡住了怎麼辦?

當家人與拒絕上學的孩子互動卡住了怎麼辦? 文/江垂南 (投稿基督教論壇報)
懷仁一直都是父母心目中的乖巧孩子,可是真正令父母煩惱的是自國中一年級下學期開始,父母每天會為了懷仁的怠學與不寫作業而生氣,剛開始時父母努力與孩子溝通,卻被懷仁的沉默與敷衍,弄擰了心情,難以理解青春期的懷仁。久而久之,父母發現懷仁不僅怠學更有沉迷電玩和無故賴家不上學的跡象,父母在緊張與憤怒之餘,會以強迫的手段勉強懷仁一定要去學校,卻也換來懷仁對家人的冷漠和爭吵,以及持續的輟學。
上述懷仁的情況我們稱為拒學症,一般而言,所謂「拒學症」是指孩子已經藉由某些似是而非的理由多次不去上學,而非僅單次因特定理由無法上學或單純抱怨、恐懼上學。下列幾個問題提供你檢驗孩子是否有拒學的跡象: u孩子是否不喜歡用功好像課業跟不上? u到了早晨就訴說頭痛腹痛發燒? u白天或休假日就顯得快活? u待在家裡獨自不語的時候多嗎? u提到學校就生氣或粗暴?
孩子不上學的舉動往往會造成家長對孩子未來人生的擔憂,家長往往會本著事出必有因的心態為孩子找尋不上學的理由或藉口,在這個過程中會看見家長心急的反覆質詢孩子,而孩子努力迴避與抗拒回答拒學的原因,家人間的關係容易陷入報復與冷漠的僵局。
為了避免上述的親子僵局,為親子關係解套,首先的方向需要安撫父母遍尋不到理由的慌張。當孩子不去上學時,建議家長最好冷靜下來,不要將拒絕學上學視為特殊小孩才有的特殊問題,切莫胡亂猜測孩子不上學的理由,特別是孩子沒有明確說明原因時。
一般來說,從拒絕上學孩童的型態可分成下面幾類: 一、學校適應不良型:存在惹人厭學生或與教師的人際關係等。 二、好玩型:為了遊玩加入非法行為團體,而不上學。 三、學習無聊型:無精打采,總是不想上學,少有不上學的罪惡感,接送或催促的話會上學,但不會持久。 四、情緒不安型:有上學的意願,因身體不適或心情過於緊張焦慮,抑鬱而無法上學。 五、上學無用論:不承認上學的意義,選擇自己的喜好方向而不上學。 六、複合型:包含上述的二種以上的型態,難以決定何為主。

家有憂鬱兒,你該怎麼辦?

家有憂鬱兒,你該怎麼辦? 學習傾聽用愛減壓 文/江垂南 (投稿基督教論壇報)
小敏是個善解人意又懂事的女生,今年就讀國中二年級,有幾次同學看見她在班上情緒失控而落淚。隨後的日子,小敏感覺班上的同學有些刻意的迴避他,自己猜想同學可能害怕見他受到刺激的樣子,所幸就離他遠些。小敏也不想去追究同學對他的看法,因為友誼是不能勉強來的。其實,小敏的生活挫折還不僅如此,因為家庭裡還充滿著一些讓人鼻酸的事,這些事情若要經起同學的詢問,自己便會感到在同學面前自殘形愧,不知要將自己的臉往哪擱,所以,目前與同學保持這樣的距離也是很好。
如果一位憂鬱的孩子能夠在面對關心與接納的情境下,如小敏可以侃侃而談自己的心事,這樣的情景,不免讓人感受到受助者可能在傾訴的過程,使積壓情緒獲得宣洩,同時也慰藉了內心的孤獨感。而相對的,助人者也能夠在與當事人良好的互動下,滿足了自己的助人需求。可是,在實際的生活中,有許多同學與家長的經驗面對罹患憂鬱症青少年,發現這些人並不如想像中容易相處,甚至有時會有,「狗咬呂洞濱不識好人心」的感覺,他們不聽規勸和開導,有時還會與人強嘴,容易憤怒、多疑和敵視對方。 筆者於累積治療憂鬱症個案的經驗之後,提出幾點以理解何以患有憂鬱症的青少年難與人維持良好的互動原因,並且提出因應的方法,分述如下: l憂鬱症常造成個人注意力與語言組織表達力降低,因此,當事人回應時常會出現答非所問,或言不及義的情形。在這種情形下,常使得會談的雙方談話兜圈,繞在目前無效的互動情緒裡,而感到氣餒與無助。良好的因應方法是:先暫停目前的話題,調整雙方的談話焦點,再決定是否繼續。 l憂鬱情緒發作下,當事人情緒往往難以收放自如,這有時是當事人內心不停地放映著不愉快的畫面影像,或是停不住的自我苛責的想法。在這種情形下,缺乏經驗的助人者可能會表現得心灰意亂,反而使當事人倍感壓力而覺得自己很失敗,自責害他人限於窘境。良好的因應方法是:助人者先自我冷靜,接下來協助當事人調整呼吸,等待紛亂的思緒沉澱下來,再決定是否繼續。 l當事人無意識的曖昧溝通模式,並從中驗證自己是無用、失敗或是不值得被愛的人,這樣的溝通下,常使雙方陷入愛恨交加的情緒,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感覺。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結果,是因當事人無意識的錯將受害者—迫害者的互動角色,轉移至目前的談話情境,視對方是迫害自己的人。良好的因應方法是:可選擇幽默來跳離爭執的情境。 l當事人有家庭暴…